警方将发“红色通缉令”

2019-12-01 04:54

  四川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汇通担保高管失联事件正在继续发酵。继上个月被媒体曝光之后,汇通担保的合作理财公司在赔偿兑付方案上反复变脸,投资者迄今依然无法讨回本金。

  8月12日上午,成都市青羊区商业街四川省委门口人声鼎沸,数百名民间投资人正在集体维权。他们希望希望能拿回被四川汇通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简称“汇通担保”)卷走的资金并讨个说法。

  据媒体报道,2014年7月6日,汇通担保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志刚、董事兼常务副总裁刘玉英集体失联,至今下落不明,公司一切事务陷于停顿。该公司位于成都市国航世纪中心A座11楼的办公室已被公安局查封,大量投资人手持汇通担保及其关联理财公司的收款凭据登门讨债未果。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四川省规模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之一,汇通担保是四川省担保行业协会的副会长级单位,注册资金为9亿元。该公司在2008年1月获得的中国质量诚信监督管理协会颁发的“全国信用担保行业AAA级资质企业” 以及“全国信用担保行业公众满意单位”两项证书。正是在这些“光环”背书之下,大量投资者将资金投入其中并被套牢。

  汇通担保子公司负责人张华(化名)告诉网易财经,今年上半年汇通担保业务总量在45亿元左右,其中民间资本30亿元,再加上其他小额,总共是100亿元左右,并不如外界盛传的“民间涉事金额100亿元,银行机构50亿元,总共150亿元”那么多。

  投资者安女士告诉网易财经,她是在汇通担保合作的四川恒盈投资理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简称“恒盈理财”)投了三笔钱,其中今年2月份15万元的一笔是汇通担保。出于对汇通担保的信任,她才与恒盈理财签订了居间合同、借贷合同、担保合同等所谓的“四方合同”。但如今,本该于7月20日到期的一笔借款本息都没有拿到,其他项目的利息更是遥遥无期。

  据了解,汇通担保主要以两种方式发售债权:一是通过P2P、第三方理财等机构发售项目产品获得筹资,另一种则是通过旗下注册的壳公司发起项目自行筹资。而安女士投资的恒盈理财正是属于第一种方式。

  资料显示,恒盈理财是近年来川内扩展最为迅速的理财公司之一,近20家分公司遍及四川各大县市。据其官网介绍,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是一家专业从事金融中介服务、股权投资、项目合作、企业管理策划等服务项目的综合型金融投资公司,曾在2012年中国(成都)金融理财节获得最佳民间理财机构荣誉。

  据投资者代表杨先生透露,恒盈理财与汇通担保的关系非同寻常,其不仅是为汇通担保融资金额最多的理财公司(金额达到7亿),而且恒盈理财的三大元老之一、之前主要负责财务的李添齐,目前还任职汇通的资金运营部主管,而今年3月份他已将所持有的恒盈理财20%的股份转让。

  汇通担保跑路事件曝光后,恒盈理财曾在7月8日向客户发布了一份承诺函,答应所有项目至少保证按时支付1.5%的月息,在2014年7月8日至9月7日到期的客户投资本金保证在9月8日之前支付。而9月8日之后,利息与本金按时支付。此份承诺书为手写,在最下方有三位恒盈理财负责人的手印和签名。

  但仅仅5天之后,恒盈就“变脸”了。7月13日,在一份《关于恒盈投资理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部分项目兑付建议方案的通知》中,恒盈理财又提出两套新的兑付方案:一套为所有项目自7月20日起停止支付收益,此前收益于当日集中兑付,本金兑付合同兑付日期顺延两个月开始兑付,分5次兑付;而另一套方案则采取“债转股模式”以时间换空间,客户以自身债券“自愿”申请成为合伙制公司优先股东,每季度按6%的收益进行支付,项目公司承诺6个月后回购投资者全部股份。

  恒盈理财之后又变更了两次兑付方案,但都是口头承诺,始终是在往后延期。“反正就是不退本金,拿不出钱来,哄一次再哄一次”,安女士对恒盈理财已经失去了耐心。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报道,汇通担保陷入危机是因为资金链断裂。而作为子公司负责人,张华也认为,汇通担保老板跑路是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主要是银行方面对担保模式的质疑和暂停合作。

  他对网易财经分析说,此前汇通担保融资后将资金投入高风险高收益的房地产和借贷平台,结果遇到房地产不景气,资金周转不灵,再加上银行的“断炊断粮”,外部融资也没法长久支撑,最终资金链断裂,主管跑路。而在这其中核心的一个环节,就是融资项目的虚拟和夸大。

  事实上,除了对外民间、银行机构等进行融资,汇通也通过融缘、黄龙旅游两家投资理财公司对内部人员进行融资,数额接近3亿,而张华个人也投资了150万元。

  据介绍,一般而言,汇通担保通过投资理财公司对外吸纳资金的利率为1.5-1.8%,第三方还要在利息中收取8-10%的佣金。而内部平台的资金利率稳定在2%左右,最早投钱的10%的员工的利率甚至能达到2.5-3%。但是内部人员大多没有签订合同,只保留了财务收据。汇通担保出事后,这些内部员工也成为受害者。

  相比内部员工,外界普通投资者对汇通担保出事原因的看法则截然不同。投资10万元的维权者楼先生在和网易财经沟通时认为,汇通担保伪造了大量的借款项目,注册了上百家空壳公司,并通过数十家投资理财公司从民间筹资。其中恒盈理财公司融资7亿,环福理财公司2.2亿,富民行理财公司1.8亿。维权者们统计的今年的13个项目就融资了9991万,涉及人数为538人次。在这13个借款项目中,新绿盛是唯一一家实体公司,而其他项目比如六仪科技、恒瑞世达、同迈达等商贸公司几乎都是空壳公司,在当初的工商注册地址上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但在张华看来,给公司带来危机的根源是真实项目的“过度包装”。他向网易财经表示,对民间进行融资的公司都是真实存在的,然而这些公司对应的项目,一半以上都有过分包装和重复融资的嫌疑。比如丹巴的铅锌矿,本来汇通担保已经在银行贷了几千万元,然后又到民间去融资,谎称开采该矿还需要流动资金了购买设备,然后对这个矿做出几十亿的价值评估,又融了2亿元资金。但实际融来的钱被汇通挪用到房地产投资等其他方面,而这个矿实际可能只值一个亿。

  来自学者的观点将矛盾焦点引到了第三方。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韩复龄教授认为问题主要出在金融监管上,他对网易财经说,人民银行、银监会、地方监管部门应当对担保公司对接的虚拟和实体项目进行长期严格监控,并实时反馈给投资者。此外,也应该运用牌照、罚款等手段施压第三方投资理财公司,防止其“拿钱不办事”,即不对担保项目进行实地考察评估而弄虚作假。

  8月14日,网易财经从成都公安处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目前汇通担保两名高管杨志刚、刘玉英均已出境在逃。对此,四川省公安厅已经报检察院批捕二人,并且之后将发布国际“红色通缉令”。

  据了解,红色通缉令是国际组织成员要求他国协助侦查犯罪时发放的七种国际通报之一,属最高级别的紧急快速通缉令,各成员国接报后可立即对通缉人员实施拘捕,并参照本国的相关法律进行国际引渡。

  据维权代表介绍,除了正在酝酿的“红色通缉令”外,四川政府部门还成立了专案小组对各主要股东相关资产状况进行清查,此外,还暂定从8月14日起的10天为集中报案处理期并接受线天一次通报相关工作进度。

  此前省政府面向维权者的通报会中曾告知,相关涉案人员已经内控,请债权人放心,不会失联。据张华转述,一位四川省政府内部人士透露,政府部门现已将汇通担保及相关平台公司的资金全部冻结,专门聘请资产管理公司清理其中的债务债权关系,之后可能会推出还款计划。但是汇通担保注定资不抵债,可能会要求其变卖折现土地来弥补一部分借贷关系。而银行方面会被要求做好自己债务清偿。具体方案还没有出台。

  汇通担保8月3日曾在官网发布公告,“汇通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自实际控制人杨志刚、副总裁刘玉英失联后,公司成立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处理公司当前面临的债务危机”,表示“对于本公司突显的债务危机,公司深深理解为此给各相关诉求人造成的影响和伤害,并深表歉意”。

  事实上,在四川陷入资金链断裂窘境的还不止是汇通担保。据媒体报道,一份业内流传的名单上标注了部分“具有高风险”的担保公司,除汇通担保以外,四川澳浜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四川省欣融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四川安信融资担保管理有限公司、四川昊鑫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四川国安融鑫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中兴地源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及四川省国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七家省级担保公司均“榜上有名”。

  长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魏光武告诉网易财经,目前全国范围内大约有一半的担保公司都存在超速扩张,出现担保业务远超净资产的现象。部分担保公司大量集资投入到高风险行业,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都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危机。而且由于国内的担保公司同行之间合作紧密,往往一家公司跑路,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会出现。

  网易财经在查询四川省融资担保业协会官方网站上的统计数据时看到,2013年四川省共有509家融资担保机构,融资性担保损失率0.4%,融资性担保金额年底结算为2338亿元,同比增加了400多亿元。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