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姗:被赵薇和娱乐圈规则改造的孤僻少女

2020-10-18 00:07

  杨子姗是那种信息量很少的女明星。早早恋爱,很少和八卦头条发生关系,即使结婚了也没有引发全民失恋。微博上偶尔有自黑、逗比这种时髦的吸睛举止,偶尔也平平淡淡地晒幸福,却很少被炒成热搜话题。很少参加明星云集、媒体聚集的大型时尚活动,几乎没有被曝出过抢凳子、下降头等负面新闻。

  提起她,话题更多还是围绕作品和角色,以及越来越强的演技和可塑性。《致青春》之后,从《重返20岁》、《万万没想到》到《天亮之前》,杨子姗尽可能在成为爆款的电影和能出演技的作品之间,维持着平衡。在这样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这样的步调显得有点不符合时代的节奏。

  其实,这已经是一个被娱乐圈游戏规则“改造”过后的杨子姗了。采访当天,是记者时隔3年之后第二次采访杨子姗。第一次采访的时候,杨子姗已经凭借《致青春》抛头露面了大半年了,但面对记者,还是个把脸深深埋在渔夫帽里的女孩,一副非常容易受惊的深情,眼神一和人对视就要闪躲。3年之后,听到记者感慨终于又有机会采访她、并称赞她当天的中性黑西套装配大红唇造型非常有范儿时,杨子姗笑逐颜开,从容说着“谢谢,亲爱的”。

  与太多耸人听闻的娱乐圈毁人不倦的例子相反,发生在杨子姗身上的转变,简直可以成为娱乐圈正能量的教科书。从小时候远离人群,到出道时拒绝参加任何活动,再到今日从容面对媒体,娱乐圈对社交技能、情商管理的无情要求,“逼迫”有轻微自闭症状的杨子姗,一点点改变了自己的性格,去适应那些曾经在她看来“毫无意义”的社交场合,去学习和经纪团队、电影剧组工作人员甚至媒体,建立起相互信任的伙伴关系。

  这个一开始让她感到无比痛苦的过程,却在3年后的今天,让她感恩,幸好迈出了这一步。不论是工作上的伙伴,还是在去年“嫁了”的吴中天,给予她的爱和关怀,都让她从本质上改变了对人际关系的看法,也改变了她对自己的看法。她不停提到自己多么幸运,在这个圈子里遇到的95%都是善意的人,这些人让她慢慢开始相信,真诚的付出会有真诚的回馈。在电影《天亮之前》里,杨子姗出演一个风尘女,这种形象差别很大的角色,是她之前想都没想过的事,但她的表演赢得了郭富城的赞赏,“骚,超骚”。这虽然是一句玩笑,但也可以证明如今她在镜头前的自如。而镜头外的她已经和过去那个祈祷在人群中存在感为零的自己,彻底地告别了。

  在导演老公吴中天执导的作《天亮之前》中,杨子姗饰演了一个为爱牺牲的性工作者。杨子姗本人很喜欢这个角色的性格和故事,她也尽她所能,演出了她理想中的风尘女子范儿。但她演不了戏。这不是因为她已是人妻,老公还是这部电影的导演。而是因为在她的认知中,演戏一定需要投入真情实感,需要信任对方,而且这种信任是不能用技巧获得的,而是来自于自然的时间。这种肌肤相亲的信任,对从小就缺乏安全感的她来说,曾经是非常难以企及的存在。

  杨子姗刚刚出生40多天的时候,父母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她的身边,她从小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对于具体的原因,杨子姗至今也不能从心底理解,“可能对于小孩这件事情没有太多的准备吧”。上小学时,学校召开家长会,她家都是爷爷奶奶去,不明的同学就会笑她,妈为什么这么老?杨子姗回到家生气地质问奶奶,为什么我爸我妈不能给我开家长会?奶奶一言不发,默默流泪。爷爷奶奶虽然给了她很多爱,但是观念的隔阂和落后的教育方式,让他们无力和杨子姗做真正有效的沟通。没有答案,没有是非对错,也没有安慰,只有奶奶的眼泪让她感觉到自责,这个问题是不该问的。

  德国著名心理学家伯特·海灵格有个理论认为,孩子天生就有做家庭保护神的本能。杨子姗大概就是这种孩子。为了不让奶奶难过,她选择了独自承受伤害。而为了避免受到伤害,她开始远离人群,和同学交往也尽量避免熟络起来,这样才能避免被问到和父母有关的问题,避免面对任何潜在的冲突。久而久之,杨子姗就习惯了一个人待着、没什么朋友的状态,也习惯了被笑话、挑衅也不和人争辩,而是扭头就走,回到家一个人生闷气。

  有时候实在憋得难受,想对人倾诉,自我评价过低的她,又会开始浮想联翩,会不会给朋友添麻烦,纠结半天还是选择了写信。一开始写的时候,杨子姗会坚信一定会给到对方,但是写完之后却没有了这个冲动,而是直接撕掉,或者丢到马桶里冲掉。对她来说,能够写出来,这个仪式就已经“完整”了。杨子姗的字典里,真的没有“交流”这两个字,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一个完全不会讲话,不懂得怎么和人相处的人”。 而她内心的孤独仿佛撒哈拉沙漠那么广袤,沙漠中却始终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这样的性格怎么就进了娱乐圈?杨子姗也说不清楚。孤独的她只是喜欢上了文艺,奶奶就支持她上了南京艺术学院音乐表演专业,后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在人多的公开场合表演,只能放弃,无奈之下,转做演员。

  为了《致青春》中“玉面小飞龙”郑微的角色,赵薇挑选了很久,一直找不到心仪的人选。杨子姗试戏的那天,笑脸迎人、碰见谁都“嘿嘿”傻乐的她,让赵薇的直觉相信,就是这个人了。万万没想到,真正的杨子姗,和她为《致青春》试戏时表现出来的开朗活泼完全相反,极为害羞内向,在片场也不太说话。后来才知道,为了得到这个角色,她一直都是在装“开朗活泼”而已。片中那场在学校礼堂唱《红日》唱到high的戏,曾经是个歌手的她,竟然需要给自己灌大酒,灌到进了医院才能拍完。

  《致青春》后,赵薇还是签下了这个用演技骗过自己的杨子姗,成为赵薇旗下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女艺人,准备力捧这个和自己一样,想要成为演技派的女孩。然而团队在接手她的工作一段时间后,发现她不仅害羞内向,还极为倔强。她不仅抗拒参加任何她没有过经验的社交活动,即使参加了也完全无法应付。《致青春》的宣传活动上,她很少开口,还总是一副“不要问到我不要问到我”的尴尬表情。《致青春》上映时,录制《康熙来了》,焦点都在赵薇、赵又廷身上,她也是静静地不插一句话,只有蔡康永提问她的时候才接话。人多的地方更是让团队发愁,明星云集需要搏出位的场合,坐立不安的她会一点一点蹭到其他明星身后躲起来,最后大合影出来哪儿都找不到她。团队常常劝她积极些主动些,杨子姗就是不理解,“我也不是模特,干嘛要去商业活动,干嘛要去品牌活动?”

  此时的杨子姗根本无法进入明星的角色,她甚至像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一样,走到哪都不想引人注目。凡是人多的场合都会让她感到不知所措、难以应付,甚至会出现肢体完全僵掉的症状。新人们打破头都想挤进去的名利场,于她而言反而成了地狱般的存在。

  这样的状况僵持了一年多,直到因为人气不够,失去了一个非常想得到的角色之后,她才开始明白,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所谓真正的演员。所谓名利场,没有名就不会有利,就不会有随心所欲的权利,“如果不当明星,你想演的戏、想演的角色,可能就落不到你的头上。”至此,杨子姗才开始接受做一个明星的人设,开始主动去尝试,做这个人设该做的事情。

  杨子姗“逼”自己,是从“说话”开始的。在经纪人的记忆里,《致青春》片场,第一次担纲主演压力太大,加上本来就内向的性格,杨子姗一如小时候一样,不得不躲着人群,对于团队伙伴也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到了《重返20岁》的时候,愈加自信的她在片场放松了很多,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了,话也明显密了起来。和同组演员的相处也自在了许多,比如经常忍不住调戏比她更害羞的鹿晗,让他喊自己“奶奶”。也是在拍这部戏的时候,她还交到了除“伯乐”赵薇以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圈中好友——导演陈正道,一个她连和男朋友吴中天吵架都可以向他倾诉的男闺蜜。

  在发微博这件事上,杨子姗曾经是个超级困难户,团队怎么劝都劝不动。第一次采访她的时候,希望她可以对着镜头摆几个可爱的pose,给她为难得频频捂脸。到了《重返20岁》的时候,她不但开始主动发微博了,而且逗比、自黑信手拈来,晒带胡子的丑照、晒素颜照、晒壁咚男闺蜜陈正道,当然少不了的还有晒老公,大大方方地发糖。

  觥筹交错的社交场合也是一样。去多了,有了经验,杨子姗就觉得这些场合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安安静静“扮演”一个端庄女明星的话,也可以应付得来,甚至可以很坦然地站到人群中去,不再往别人身后躲了。虽然她依然不喜欢出席所有类似的社交场合,但是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抗拒了。经过了一年多的磨合期,和团队也有了默契,不想去的活动团队都会先替她挡掉,至于非常重要的活动,只要团队耐心说明,杨子姗也会从容接受。

  刚签约唱片公司的时候,杨子姗常常听到公司的经纪人抱怨媒体乱写新闻,这让媒体的形象在她心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妖魔化了。但是,她渐渐发现事实并不是那样,很多媒体人不仅友善,而且乐于助人。尤其是在面对媒体初期,不懂娱乐圈说话之道的她,常常心直口快说了些不经大脑的话,但是,也并没有被什么人抓住话柄不放。有一次,看到微信好友中的一位媒体人过生日,她发微信送去祝福,结果对方迅速回复:“怎么了,需要危机公关吗?”杨子姗一下子就被逗笑了,也被感动到了,原来有这么多人愿意帮自己。“你真诚待人,别人就会真诚待你”,一板一眼说着这句话的杨子姗,眼神是温和而坚定的。

  说回戏。因为性格的关系,杨子姗对于裸露尺度的定义,是对人不对事的,所以她往往需要花很大力气去克服对人的不信任感。《致青春》的时候,和韩庚第一天就要演吻戏,整个过程她都是撅着的,生怕碰到对方的身体。拍到和赵又廷接吻摸胸时,两人已经很熟络了,她才能够从容一些。迄今为止最大尺度的杂志照片,是去年为《GQ》拍摄的一组小清新风格的穿内衣秀照,因为这本杂志的一位编辑,是曾陪她一起踏上过公路之旅的十年之交。

  刚刚杀青的《南极绝恋》中,因为和赵又廷再次搭档,熟知对方的人品,老公吴中天和他也是哥们儿,杨子姗又往前迈了一步,交出了演艺生涯中第一次上身半裸。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子姗还主动提出要给记者看看照片,可惜最后还是被团队阻止了,只能等到上映再一窥究竟了。

  如果说,工作环境是杨子姗这只“蜗牛”得以破壳的外界压力,那么爱情就是开启杨子姗人生一个内在的开关。谈起导演老公吴中天对自己的宠爱,杨子姗声音变得异常甜美,发音不仅不再是台词腔,更掩饰不住撒娇的感觉,说着说着还会忽然笑得很大声。

  杨子姗说,吴中天私底下是一个特别“白痴”的人,经常会突发奇想做一些搞怪的事情。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风格的杨子姗被吸引了,开始模仿他,慢慢也开始肆无忌惮地做一些搞怪的事情,比如在人群中哈哈大笑出来,比如硬要让吴中天闻自己三天没有洗的油头。在这个放飞自我的过程中,杨子姗得到了她从未得到过的令人鼓舞的积极反馈——无论做什么,吴中天总是一副抢到大红包的表情说:“你好可爱哦!”起初,杨子姗还有些不能分辨,后来明白,这并非套路的赞赏或鼓励,吴中天是真的觉得自己怎么做都是可爱的,连发脾气都是可爱的。杨子姗承认自己脾气很不好,《GQ》编辑也曾在文章中写道,那时她特别容易着急上火,朋友们早些年在她身边都感觉“伴君如伴虎”。对于杨子姗的坏脾气,吴中天用了大概是全世界女朋友都会爱死的方法,哄,一个劲儿哄,哄好了为止。

  吴中天当着媒体的面也曾表白过,“说出来有点恶心”,但是杨子姗对他来说,是世界上独特的、唯一的、完美的。这……得是什么样啊?大概就是刚刚上映的吴中天导演作《天亮之前》中,杨子姗鲜眉亮眼、潇洒飞扬的样子。

  异地恋的时候,两人依靠24小时不关机的facetime保持联系,朋友来了不关,上厕所不关,睡觉也不关,这样早起可以就可以跟对方说“早安”。杨子姗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吴中天会陪她聊天到睡着,然后第二早上咚咚咚一阵敲门,从飞到了宾馆门口。“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把我当小孩在照顾的感觉”,杨子姗笑出了甜甜的梨涡。一直以来,没有被父母在身边照顾、呵护的她,已经习惯了自己决定一切、承担一切。终于有人一起分担坏情绪的感觉,让她渐渐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有资格像孩子一样任性的。

  被吴中天宠上天后,杨子姗常常会突发奇想,做很多“最容易引发情侣吵架榜单”上的事儿。一晚,杨子姗想去看看他们正在装修的新房,那时是凌晨三点,电闸都是拉掉的。“你真想去吗?”“想去。”“那走吧。”刚准备躺下的吴中天穿上衣服就拉着杨子姗出门了。还有,杨子姗经常在早上五点钟被饿醒,就拉上吴中天出去吃早餐,吃完回来接着睡。“我以前做什么事情都会考虑清楚,因为我老觉得,我自己一个人要承担很多的东西,我怕我会承受不了不好的结果”,杨子姗感慨道:“但现在,只要我想做,他都会立刻答应,’走,一起去’!”有求必应的吴中天,把一个身处人群中都不敢抬头的女孩,变成了可以把三天没洗过的头伸去给吴中天闻的小媳妇儿,一个“为所欲为”的少女。

  事业上,杨子姗看似更红更成功,其实,从转做演员开始,学戏剧出身的吴中天就一直是杨子姗的“老师”,除了教她演戏的技巧,还负责给她上电影启蒙课。《致青春》试镜前夜,吴中天帮杨子姗对戏,郑微和陈孝正在宿舍打架、以及郑微在小船上挤兑富二代许开阳的戏。见杨子姗迟疑,吴中天就把郑微撒泼的戏演了一遍,逗得杨子姗哈哈大笑,“他演完之后,我心里就比较有底了,知道应该怎么演了。”

  三年异地恋终于在2015年10月14日修成正果。其实,定情后大概半年左右,两人就默契地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的终身伴侣了——吴中天不在身边的时候,杨子姗曾陷入过深深的孤独感,当时两人就对彼此做出了承诺,总有一天会天天在一起的。这个承诺让杨子姗不再害怕,对于这个人值得她为之忍受孤独感深信不疑。

  2015年初冬,南京的寒潮已经袭来,杨子姗头也没洗,妆也没化,吴中天头也没洗,胡子也没刮,两人随性地穿着臃肿的黑色羽绒服,跑去民政局拍了结婚照,领了证。随后两人赶去给奶奶扫墓。坟前,杨子姗举着结婚证说:“奶奶我结婚啦,给你看看结婚证”。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子姗有点哽咽,但是表情是很幸福的。

  《天亮之前》的发布会上,说起杨子姗的演技,新科金像影帝郭富城说自己和内地女演员合作的机会不多,巩俐、章子怡等等,杨子姗的演技可以排到前三。听到这个评价,杨子姗害羞地低下了头。不过,记者采访时的杨子姗可就没这么“谦虚”了。

  《致青春》的时候,几乎是一张白纸的杨子姗,花了很多力气克服自己的性格去演活泼开朗的郑微。最后她给自己打到80分,但她清楚知道,能完成到那个地步,都是赵薇的功劳,是赵薇把她逼到无路可退,也让她快速学习到了很多新东西。紧接着拍的《闺密》中,无论是演绎和陈意涵、薛凯琪的闺蜜情,还是和吴建豪谈恋爱,杨子姗全程像在梦游一样。现在的杨子姗愿意坦然面对这次失败,因为她知道那时她是处在一个没有找到自己的方法、又脱离老师教导的尴尬期,“等于是在一个实验的过程当中。但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没有这个过程就没有接下来《重返20岁》的表现。”

  《重返20岁》是迄今为止最令杨子姗骄傲的作品。为了拿下这个当时被很多女明星不看好的剧本,一见到导演陈正道,她就滔滔不绝表达了对这个角色的理解,而且说完就直接来了一段戏。她的渴望打动了陈正道。这种渴望,除了来自一个女演员,也来自一个被奶奶养大的孙女。2013年12月19日,奶奶去世,鲜少更新朋友圈的她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她的手努力地握住奶奶的手,配文是:我爱你……可是真的对不起。“我陪她的时间太少了。我还老嫌她烦,不愿意听她啰嗦。她走的时候,我真的是后悔莫及,你现在让我拿什么交换,我都愿意回到(她去世的)半年前,让我能够多陪陪她。”

  带着要让观众意识到“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带有浓重情感色彩的初衷,杨子姗做了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努力。她自费找了一个老年表演艺术家,请她来指导自己如何在语言和形体更贴近老年人。朋友们去剧组探班时,见到的是一个走路有点驼背、说话也变得亲切的杨子姗。为了片中那段返老还童后的奶奶惊艳亮相的广场舞表演,朋友们透露,她还专门请了一位舞蹈老师从北京赶到天津帮她反复练习。后来影片一出来,杨子姗几乎是全盘复制了归亚蕾的少女气质,靓丽甜美的复古扮相尤其惊艳,被认为是直接填补了中国电影在这方面的审美空白。

  其实,相比到处拿新人奖的《致青春》,《重返20岁》并没有让杨子姗当上奖项宠儿,但她并没有多在意,幼时经历中养成的强大的自我安慰能力,让她得以免于患得患失的痛苦。“奖这个东西,能有当然好,没有也没什么,因为当我自己认可我自己的时候,我就会开心,会快乐,别人怎么说我不重要。”对于现在的杨子姗来说,内心的自我肯定,永远比外界的评价更能令自己安心,“当我肯定不了我自己的时候,别人再夸我也没有用,天天回家都难受。”

  出演《重返20岁》之前,她对经纪人甩下狠话,这次演不好我就好去死了。其实,电影拍到一半的时候,她就给经纪人发了微信说,我觉得我演得特别好,可以不用去死了。从《致青春》的一无所知,到《闺蜜》的彻底失败,再到《重返20岁》的自我满足,杨子姗已经有了一套准确且完备的自我评价体系,她已经不再是《致青春》时那个因为压力太大差点放弃当演员,去开淘宝店的女孩了。而且,很多观众看完后哭着对亲人表达爱的反馈,也是让她骄傲的原因,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做到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杨子姗最近上映的一部作品,是网络关注度非常高、也曾被认为是黑马的《万万没想到》,但影片最后票房口碑双双失利。这部电影最近在腾讯的《吐槽大会》上,不仅被贾玲等人狂吐槽,连导演叫兽易小星都忍不住拿来自黑。对此杨子姗是非常淡定:“这个角色的空间只有这么大,我已经把我该做到的做到了,其实它口碑的问题是电影本身,没有人说杨子姗演得不好。”而且,她在接戏之前已经很清楚,这就是那种她为了当好一个明星该做的事情,“对我来说,有的戏,我就是要票房的,我必须要有票房,才能去拿到我想要的角色。这种戏再低,它也有一个基础,这你就必须要做,要去冲一下。”看起来,这个以中性风黑西装配大红唇新鲜亮相的姑娘,已经完全和明星这个人设握手言和,准备朝着下一站迈进了。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